爱豆吧!

idouba@beta.

2019年元旦忆我的咕咚队友

2018,我和我的咕咚队友的故事。2019,我和我的咕咚队友的故事,还将继续。整理手机里的文字,告别和纪念逝去的2018,迎来2019,多些勇气和力量。 一百天,老太太离开我们整整一百天了,可能是过去的几十年里最难过最漫长的一百天。又一次踏上回家路。大清早四点多起床,背了一个空包就钻进了往机场的出租车。再也不用琢磨包里塞点老太太没有吃过的东西。包里空的,心里更空, 这段时间一直就心里空空的,乱乱的。莫名的会发脾气,也莫名的会忘东西。考勤纪律很严格的我厂里居然一个月里有好几次忘了打卡。 有几次奇怪的梦里 Read more →

月圆满,人圆满,中秋别祖母

2018中秋,十多年了第一次在这天回到家里。不是为团聚,而是为离别。 昨晚九点四十上接到的电话,祖母走了。当时没有难过,可能是因为还没想好接受。前天刚视频过,老太太脸色上看人还胖了点,和我说了许久 然后,然后人就不行了。实在忍不住捶胸,吓坏了客厅的孩子。 知道当前这种距离格局下这是迟早的,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真到来时还是没法接受。 悔恨,懊恼,有点扭曲的心里撕裂的疼。 前天中午视频的时候有点漫不经心,可能是上班中午困了吧。老太太来来回回就是这么几句:娃多大了,上学好好去的吧,不要呵斥娃,有话好好 Read more →

论CAS在幼儿园点名中的应用

宝贝的幼儿园老师都是漂亮活泼又富有爱心的小天使一样的人物,非常神奇的教会了宝贝们很多我们家长们都搞不定的事情,非常有办法的完全不用发火的将这些淘气的小家伙们修理的服服贴贴,在小宝贝们眼里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当然在家长眼里也是。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全部,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在这两天发现了,她们居然也是深谙各种计算机中的算法。不得不偷着怀疑这些白天在学校里的陪孩子们玩的小姑娘们下班后是不是在菊厂或者其他公司写代码。 这不这两天在家长群里发了消息,就小露了一手。这个案例的背景是要收集到每个宝贝的家长对一个重 Read more →

古城贼文化

吃完晚饭与淋波&宝强在园区周边溜达一圈,不知怎么的扯到了小偷和被盗这个悲催的话题。三个人各自讲了自己经历的这方面的糗事,居然洋洋洒洒的扯了咕咚3000步。发现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还是精彩指数都完爆那两位,而这些素材都得益于在家乡古城的那几年经历,然后晚上回来虽然很晚了还是把这些归纳整理了下。 记忆最深刻的是在解放路上图书大厦的那次遭遇。那会儿刚从东北的铁路工地上回到家乡的这个城市,好久找不到工作,最后在和平门里一个老民居的公司里跑业务送东西。无意中撞到附近解放路上图书大厦里,后来就每天上午在 Read more →

稀松!对不住杭州,对不住G20

注:这是第一篇用手机敲出来的文字,每天下午五点半开始在医院挂那瓶红色肺炎专用药的那四个小时。 熟悉的时间又来到这个最近开始熟悉的地方。这两天杭州g20,今天周末,临出门看了眼电视里习主席G20开幕布上的演讲。 右手上扎的针眼太有点多,今天换左手。腾出右手来闲着想记点东西。 这周过得和平时很不同。和很多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感觉一样,路上很空,街道人很少。连输液这边的护士都说这里现在的人都比平日少了好几成。与现实周围形成反差的是朋友圈里很热闹,名种晒图,大江南北。 对不住大家,对不住这个盛世的气氛。这周一个小 Read more →

跨界看项目那些事儿

年底了,该总结了。例行的招呼几个项目负责人对几个项目执行情况进行总结,项目上中实践比较成功的,记录细节,评估其他项目借鉴的可能性;项目上存在的问题,重点一起剖析下。由表面现象,到深层次的原因,力图通过讨论或争论都能有一致的认识,形成改进。但希望是理解了改进,而不是被要求改进。为了更生动的说明自己的观点,作为主持人的笔者准备了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例子,公司附近的一个工地上项目。居然发现效果很好,新鲜,生动,容易被大家理解和引起共鸣。也是,在批判自己的过程中,肆无忌惮的给第三方挑毛病的确是很爽的一件 Read more →

实际抢票体验描述和分析“猎豹抢票跨站推荐功能有票刷不到”的疑似bug

前言 快过年了,又到了一年抢票时。今年douba和douma计划要带着doudou回姥姥家。昨天在家用抢票软件居然发现了一个bug,那就是在猎豹抢票中跨站推荐的车票几天里一直是没有,但是在12306手动尝试不同的跨站可以买到票,怀疑是猎豹在处理车次信息的时候对于变化的车次没有考虑到所致。在文中以实际操作尝试对这个bug做个比较详细的描述,并加上一点定位和分析,希望可以帮助这款神器的使用者和开发者提供些有用信息。按照douma的指示,今天上班来中午吃完饭不休息了,匆匆写下发表出来,供其他焦急的抢票战 Read more →

豆豆棒球记

豆豆小朋友真的长大了!会调皮了。 今天晚上,doudou指挥着和豆爸配合了一把棒球的游戏。doudou用的是乒乓球,douba用的是笤帚做球杆(棒球是不是叫球棒?)。工具都是 doudou提供和设计。总共进行了六轮,以姥姥指挥douba耍赖藏球结束比赛。哦,忘了补充一句,整个过程,doudou是在尿湿了裤子,外面裤子被 扒下来在膝盖位置,湿漉漉的秋裤贴着屁股的艰难环境下完成的。 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没有出息呀,就喜欢笤帚,在家里面扫地可起劲了。 for i in 0..6 doudou: step1: 高高的撅着屁股往床下扔乒乓球 step2:结实的趴在地 Read more →

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douma发给我的一篇文章,让douba好好阅读。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 我 Read more →

要回家了,要离家了

要回到老家了,看老妈了。老妈摔伤躺着床上已经二十多天了,一直拖到现在才回家,很惭愧,很心疼。再有两个小时的飞机行程就到家了,看看父母,看看奶奶。晚上就可以躺在奶奶的大炕上了。 要离开小家了,想着小家。豆豆和以前每天一样在电话那头嗷嗷的喊叫,把douba的心都勾引到二十六七分钟自行车车程的小家。惦记着豆豆,惦记着douma。 机场大巴可真快呀!感觉比平时打车还快。二十分钟就到了机场了。 刚才打电话豆豆一直在喊叫,听douma说我们豆豆在吃饭的时候,和妈妈姥姥围在餐桌边上,眼睛一直还望门口看,豆豆是在等爸 Read more →